追蹤
4CATS/受君人權協會
關於部落格
戰國無雙回歸~~戰無4運轉中~
  • 472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7

    追蹤人氣

戰國無雙2──□光之姬‧04□──信長X光秀



也就是如此,他才能待在信長身邊!

即使他清楚信長一點也不在乎這些………

「看這樣子…應該儘快解決赤松家的事情,只要他因為光姬的要求…答應援助朝廷之後,光秀你就能專心去處理信長大人的事情了………」

細川藤孝苦笑著…雖然話是這麼說,但是他本意依舊是赤松家跟朝廷事優先,織田信長如何關他何事…他只在乎能不能拉攏到赤松義佑!而現在唯一能讓義佑來這作客的誘因就是『光姬』,現在義佑已經上勾了…他哪能讓『光姬』消失呢?!

「我會先解決這件事的…藤孝。至於信長大人,蘭丸…你在嗎?」

「呃…蘭丸在……」從房間另一側的門內,傳來少年高亢清亮的聲音…雖然帶著點尷尬。

「蘭丸…可以請你幫忙去打聽一下信長大人的行蹤嗎?」溫潤的微笑和眼神向著蘭丸說道。

就是這個模樣…只要一被光秀這樣拜託…沒有人能夠拒絕,更何況原本就對光秀有好感的蘭丸…………

「是!蘭丸這就去…只是……」沒有方向…這讓蘭丸不知如何是好……

「我想以信長大人的個性…應該不會離織田領地太遠,你只要在美濃一帶打聽即可…或者…」

「三河德川家我已經問過了…所以你可以不用找那!」知曉光秀想法…濃姬說著自己唯一知道的消息。

「好,一有消息蘭丸會回來回報!」

語畢,修長靈巧的身影經由院子…消失在圍牆之上………

「我們也該準備了…我這就叫人梢信去給義佑,日子就定明天吧!我想以光姬的魅力…他會立刻飛奔而來的!」

捧著茶碗…一口飲淨,細川藤孝的眼裡是身不見底的得意。

只要拉攏到義佑…那細川家的勢力又更進一步的直逼足利家了!

到時候…他就可以不用受限在義昭那個小鬼之下…………

 

---------------------                                  ------------------------------

 

「宗景…今天你可以不用跟我去了!」

穿著自己最正式昂貴的衣裝,一邊還不時注意身上的腰帶或是衣領的位置…赤松義佑理上滿是期待的喜悅………

「那怎行!屬下不跟著您…會放不下心啊!上次不就遇到盜賊了?」

話語雖誠懇,但是宗景的本意義佑清楚的很!

雖然自己本當被監視,但是上次這傢伙對光姬的無理…這是自己無法原諒的!

如果今天他又像上次那樣羞辱光姬…自己難保會當場拔出刀子對著他。

更何況現在自己有個很好的檔劍牌可以用!

「放心吧…我有比你更好的高子跟著的!」得意的笑著,義佑眼神飄向盤坐在一旁飲著小酒的男子:「我想勘吉會很願意跟我去的吧!」

那個叫勘吉的男人…就是上次在拔道救了義佑的男子。

自稱是無主的浪人,說自己原本是在織田家下面當一屆武夫…但是覺得無趣所以離開織田回到近江的老家。

後來聽說赤松家有在廣昭武士,而義佑正好在山城細川家做客…正前往要投靠義佑時就在路上撞見他們被襲擊………

浦上宗景眼角瞄著他…那張狂傲不拘的臉上揚著微笑,那個男人…眼神裡總有著一股讓宗景望而生懼的感覺………

那畏懼…並非是看到他一人撂擣一班盜賊或是一刀將那個闖進牛車的盜賊頭目腳筋削斷…既不殺也讓他無法在幹盜匪的刀法………

而是一股宏大的氣勢!而這氣勢還相當熟悉,只是一時間義佑想不起是哪感受到。

「放心吧…義佑大人,管他是盜賊或是野獸,有我在就行了!」

一口將酒飲亁!自稱是勘吉的男子站起身整了整衣服:「那現在就出發吧!老實說我也很想見見義佑大人口中的光姬是怎樣的女子…會讓一個男人如此動心呢?!」

聽到勘吉如此說,義佑突然有點警覺!

「你跟來是可以的!但是不要忘記你自己的身分!」

「別這麼說嘛!義佑大人…我只不是好奇想見見而已。更何況我已經得到無上的美人,不會妨礙義佑大人你的!」

勘吉大笑著…豪爽的語氣並不帶著敷衍。

「你的無上美人在見到光姬之後一定會遜色的!」毫不矯情的回應著…這或許就是自己願意毫不猶豫就接納這人的原因。比起凡事都監視或干涉他的宗景…跟這個男人在一起愉快多了!

「這可不一定喔!」在腰間的細繩上掛好刀…勘吉大笑著向外走去。

 

---------------------                                  ------------------------------

清爽的風…本當在在炎熱的天氣中相當宜人,但是一邊飲著茶…一邊輕瞄的心上人的義佑,全身像發著燙似的。

不過才數日不見,他發覺光姬身上多了份嬌媚的氣質…尤其是今日他將先前的白色頭蓋摘下…顯露出整張佼好的容顏和如瀑的長髮,還有優雅端著茶晚的纖細手指…在在都讓義佑魂不守舍的。

「看樣子…應該沒有露出馬腳………」

以有事先離開為藉口…細川藤孝走到茶室的東側,向著門內說著。

「我和歸蝶的容貌本來就很相似,加上有粧遮掩…一般人應該是很難分別。

只是…總覺得不妥…畢竟她是信長的正妻,現在卻為了我們………」

輕嘆口氣,光秀小聲的回應著。看著另一邊門上的細孔…歸蝶裝扮的光姬正拿著琵琶交給義佑………

突然…光秀察覺在義佑身後…有個身影盤坐在茶室院子的走廊上。

「那身影…不是浦上宗景?!」

浦上宗景身材細瘦,而那個身影雖然也不矮…但卻壯碩許多……

「聽說是義佑的貼身護衛…名字我倒是沒有詳問。」

「這樣嘛……」

輕輕移動身子…到可以看清楚那個人的角度,光秀不知怎地就是在意!

「勘吉你也來打聲招呼吧!」

奏完一曲的義佑,像是想起什麼…向外頭招呼著。

「被美人弄得魂不守舍的義佑大人…您終於想到屬下了嘛?」

突然的…那人的聲音讓光秀整個人神經繃緊!

「沒辦法…我一見到光姬大人
連自己叫啥都快忘記了!」

和著那男人的豪爽聲音…義佑也顯的輕快許多。

「進來讓光姬大人見見吧!」

「那屬下就恭敬不如從命了!」高大的身影…從茶室雅致的門樑外走進。

就在他入內的一剎那…光秀從門縫看到那張臉!

「怎會?!」

泛著紫色光暈的黑眸直瞪著…手指緊緊揪著膝上的袴………

「怎了嗎?那個人那不對勁?」察覺光秀的口氣不對勁…細川問道。

「不…沒什麼…沒有…什麼………」

話雖是這樣說,但是光秀身體是顫抖著。

「在下叫勘吉!之前不知道哪個眼睛瞎了…到那個織田信長下面呆了一陣子…明明我很努力的,卻被說沒什麼作為!」

「男人嘛,哪能被這樣羞辱呢!更何況那個織田信長是個渾蛋…做什麼都隨性的很,在繼續跟著他…我看也沒什麼作為!」

男人隨性的坐者,手上捧著茶碗…話裡盡是抱怨。

「不過啊…光姬大人您知道嗎?」話風一轉…那人的口吻突然認真起來:「咱們義佑大人就不同了!我不過才出手擊敗幾個盜匪…他就看出我是個人才,還搭樣讓我進到頂頂有名的赤松家…義佑大人可稱是百年難得的好主公啊!」

『原來是想幫自己主子說好話啊!話說這人也挺大膽的…這年頭敢罵信長的人不多。』聽到茶室裡那男人的言詞…細川藤孝苦笑著。

突然,他面前的門被打開,光秀面容嚴肅的走出來!

「光秀…你…你冷靜點!我知道你不能忍受有人污辱你主公…但是……」兩手搭著光秀的肩膀,細川藤孝陪著系臉想阻止光秀衝進去茶室內。

但是光秀對於細川的話毫無反應!一手挾住他的手腕,轉個手…細川就因為手腕疼痛而趕緊放手。

唰了一聲!茶室的門開啟…光秀直挺挺的身影出現在門外。

「呃…您…也是細川大人的訪客?」沒有見過光秀一般模樣的赤松義佑…對突如其來的陌生人出現感到錯愕。

「抱歉…赤松大人,打擾到您了…我是來找個舊識。」

溫和的職業微笑…光秀對著義佑點的點頭,隨後視線就停那叫勘吉的人身上。

「好久不見了…勘吉大人,想您能跟我續續舊嗎?」

看似笑意的眼裡…光秀擺在身後的左手緊緊的握著拳…………

「喔…既然是光秀人的邀約,那在下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說著,那個叫勘吉的男人站起身:「義佑大人…屬下去去就來。」

聽到這話的義佑點點頭。

稍稍抱怨一下前主子就被人抓個正著…勘吉你也夠倒楣的。

打量著眼前的情況…義佑內心苦笑。

『只是…這就是明智光秀?!原本聽說信長相當寵溺他…想必是個妖媚的男人,沒想到居然是這般正凜的美男子……』

看著引著勘吉離開茶室的身影…義佑讚嘆著。

 

 

 

 

「您這是在做什麼?!」雖然是責備的話語…但是光秀的口吻顯個無奈。

但是對方沒有回答,只是笑著看著他。

「您這樣隨意的離開織田家…就算是我不對在先,您也不能……」

咬著唇…光秀很想開口責備眼前這個男人,但是卻說不出口…………

或許對他的行為生氣之時…也對於對方平安而高興。

「你在擔心我嗎?」

伸出手…溫熱的掌心穿過柔順的瀏海,撫著光秀白皙的臉頰。

「誰叫您什麼都沒說就不見了!」

揪著對方的衣領,光秀纖細的手指顫抖著。

一把擒著衣領上的手腕,使勁的將眼前這英挺美麗的身子攬入懷裡!

「一直都是你在離開我的身邊…偶而也該讓你追在我身後一次,不是嗎?可愛的傢伙……」

低頭看著在懷裡的絕美容顏…男子笑了笑………

溫熱熟悉的體溫…光秀緊抱著對方寬厚的背。

「還好您沒事,不然光秀會愧疚一輩子………」




『還好您沒事…太好了………』



『太好了…信長大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