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4CATS/受君人權協會
關於部落格
戰國無雙回歸~~戰無4運轉中~
  • 4734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7

    追蹤人氣

戰國無雙2──□百合花火02□──信長X光秀

「幹嘛?跟我賭氣?」終於對這種氣氛感到不耐煩的信長,開口了。

「屬下不敢。」光秀的回答很無奈,對方是怎樣性格自己太清楚了…

如果這時候自己再不識相鬧脾氣的話,等等可能會更吃不完兜著走……

但是他還是無法當沒事一樣的看待剛剛信長的行為…

所以只好選擇沉默……

「認為我是故意整你對吧?這麼在意的話…剛剛直接讓我抱不就沒事了。」

「信長大人…已經發生的事…後悔也沒用了不是嘛?即使我不高興…

您也不會罷手…那麼我還能說什麼呢?」

雖然是溫和的語氣…但是光秀的辭彙充滿著不滿。

聽到光秀這麼說的信長皺了眉頭,一時張嘴想反駁!

爾後好像想到什麼事情,話沒出口…嘴角卻又揚起微笑。

「等等弄好行頭…你跟我出去一下。」

「啊?!」

聽到信長這麼說的光秀…整個人差點理智被燒斷!

整理好行頭?意思是要他穿著舞妓的衣服…畫著妝跟信長去街上?

「這太荒唐了!」終於忍耐不住怒氣…光秀對著信長低吼了一聲!

「哈哈哈!終於忍不住怒氣了嗎?」

看到光秀氣急敗壞的樣子…織田信長整個人愉快的大笑。

「信長大人…您就這麼討厭我嗎?」

看到信長那個得逞的表情,光秀的無奈中帶著悲傷…

他真的不知道要怎樣才能讓信長對自己好一點…

過於耿直被拳腳相向,太過柔順則是被欺負…

光秀對於自己察言觀色及為人處世一向充滿自信…

但是這一切遇到織田信長就像遇到天敵一樣完全不管用!

「討厭你?你可是我的寵臣…如果我討厭你…那其他人對我而言就像是無用的廢物了。」

信長一邊說著邊走近…然後用手托起光秀垂著的下巴。

「你就是這樣的個性…才讓我喜愛,不懂嗎?」

語畢,在光秀還沒來得及反駁時…就被信長封住了唇……………

 

*     *     *     *     *

白皙的皮膚…柳眉…深邃帶著神秘的眸子,配上鵝蛋臉及菱形的朱唇。

雖然不是標準舞伎的長相…但是這模樣夠讓男人傾倒了…………

看著鏡子中的自己…光秀只有拔腿就逃,然後去找個洞鑽進去的感想………

「光秀大人…您好美啊……」連幫忙他上妝的裕子,都忍不住驚嘆。

「身為男人…這種話不是稱讚…………」光秀小聲的嘆道。

從小自己就是女顏…這件事已經夠困擾他了,甚至於因為這張臉…

意外的撮合了信長跟濃姬的婚姻………

所以即使是當初…在道三宴會上表演能舞,光秀都堅持不畫上妝!

那是他身為男性的尊嚴……

但是現在…不只是被畫上舞伎的妝…而且還是在信長面前!

「真是不錯!果然跟我想像的差不多……」

「啊?」

聽到信長的感想…光秀有點嚇到。他以為…信長會用比較羞辱他的方式…

譬如說他不如是個女人之類的……

(←光秀大人~你實在太了解信長公了= =")

沒想到…信長的感想卻是如此的…該說是誠懇嘛?!

「帶著這樣的女伴,我想絕對不會輸給那些…

特地為炫燿自己風流韻事,攜伴而來的京都官吏們了!」

“特地為炫耀自己風流韻事,攜伴而來的京都官吏”──

─光秀非常驚訝…信長居然知道這件事情!

是的…因為安土城要舉辦慶典的關係…京都那些不知人間疾苦,

平時就愛互相競爭所謂風雅之事的官吏們…這次就相約來安土城。

想當然爾…平時不能公然私會的情婦就會一起來………

「您如果只是要如此,大可以跟濃姬說…她會非常願意幫您去爭這面子……」

「阿濃的確是無雙的美人…但是這樣就太無趣了。」

一邊把弄著木盒中的髮,信長輕笑著說。

「與其帶著大家都知道的正室…還不如帶著謎樣的美人來的有意思。」

「…………信長大人……」

對於信長的惡劣個性,光秀已經不想再反駁什麼了,現在他

只祈禱今晚的惡夢快點過去吧!

「看樣子差不多了…走吧!」

兀自地牽起光秀的手,信長一把將他從地上拉起身…

「但是信長大人…光秀大人的頭髮……」

一邊正在準備將光秀的長髮盤上去的裕子,被信長突如其來的動作驚嚇到。

「那個等等再弄!現在他要先陪我去街上。」

「信長大人…您到底是想帶我去哪?」

看著光秀既無奈又疑惑的模樣,信長忍下想再親吻他的衝動…

伸出手撫著光秀被盤到一半的長髮……

「去看子。」

「咦?」

「去找我印象中的那個髮。」

對於信長的回答完全不解的光秀,只能快步的…呆呆的

被信長拉著手…走下天守閣……

 

往人聲鼎沸的街上走去。

 

*     *     *     *     *  

安土城的城下町,平時除了城內的住民還有織田家的官吏之外,

只有往來的商人會駐集,但是因為今天是祭典…

所以來了非常多的人跟小販,即使是輕巧的人力車…

穿梭在當中也行駛的十分緩慢。

刻意不使用出巡用的馬車,刻意不差僕役開路…

信長就是大喇喇地帶著舞伎模樣的光秀坐在一般的人力車上………

享受旁人羨慕的眼神。

 

『那是主公吧?!怎會帶著個舞伎…而且還是刻意搭人力車呢?』

『一定是想低調的外出!聽說濃姬夫人很嚴苛…看樣子應該是主公的情婦…不想被發現吧……』

『不過那是哪來的舞伎?該不會就是今天要在露台表演的牡丹花魁吧?』

『有可能…據說牡丹花魁是京都有名的舞伎,

不但會跳能舞…而且還是個絕世美女…

重點是他對那些諸侯還有官吏的追求一點興趣也沒有………』

 

停在人群中…旁人指指點點的耳語…光秀卻意外的聽得一清二楚!

而信長,心情愉快微笑著,還緊握光秀的手…深怕別人不誤會似的。

終於人力車穿越人群…來到安土城最大的商店──月島屋。

「大人,月島屋到了。那小姐……」

車伕將扶桿緩緩向下,示意想要扶光秀下車…

但是卻被信長突然而來的冷冽眼神嚇到。

「下來吧……」一腳輕鬆跨下人力車的信長…

非常紳士的向車上的光秀伸出手…

要扶他下車?!光秀不可思議的看著信長!

因為即使是濃姬,信長也都讓蘭丸或是隨扈攙扶。

從不親自替自己的女眷服務的信長現在卻要扶他下車?!

「怎了?腳坐麻了?那我抱你下車好了……」

「不…」

聽到信長要抱他下車的光秀…連忙從驚愕中清醒!

抓住信長的手,用著因為舞伎衣服的沉重…

而極度不適應的雙腳,光秀緩慢的下了人力車…走進商店。

「歡迎…啊!是信長大人!」

轉頭發現來的人是主公…店老闆月島立刻跪下行大禮。

「不用這麼慌張…我只是來問之前我請你找的髮簪。」

信長一派輕鬆的直接坐在玄關上,還用眼神示意光秀一起坐下來。

『信長大人到底在打算什麼?這樣子…根本就像是帶情婦出遊啊!不對…難道說……』

『這就是信長大人的主意?!拿自己當作是情婦…故意嘲弄那些京都來的官吏?』

『他說請月島屋找…也就是說原本他就打算要用到那把簪子?

終於有點意識到信長想法的光秀,現在只想拔腿衝出門…去叫那個車伕載他回安土城的住處!!

「怎了?」

信長佯裝擔心的語氣,站起身…

伸出手抬起光秀的下巴說:「身體不舒服嗎?光姬。」

光…姬?!!!

聽到信長這樣叫自己的光秀…一瞬間呆滯……………

感覺到光秀對這稱呼的驚愕,信長嘴角的笑意更濃。

如果現在是在安土城內…信長肯定是仰天大笑。

「信長大人…您是說這把嘛?」

月島老闆轉頭拿出一個方形的漆器,交到信長手裡。

光秀好奇的湊近信長身邊,想看是哪個簪子居然會讓信長親自來這拿……

「想看嗎?那你打開它吧。」

信長邊說著…一邊將盒子交到光秀的手上。

仔細看著手上的東西…那是一個黑底上面繪著金色花朵的漆盒………

那個花朵…是桔梗?!是明智家的家輝───桔梗花

光秀原本想開口問信長什麼…但是想到現在自己的裝扮…

一開口肯定會引起關注!所以只好低下頭…聽從信長的話將盒子打開。

裝在漆盒中的…是塊絹布,裡面像是包裹著什麼。

光秀翻開它…裡頭是一把銀底鑲金的簪子…一朵銀製的百合圖樣,四周用紫色寶石鑲邊…

是一把作工非常精細的工藝品。

只是…光秀怎覺得好像似曾相視……

「這可是一件珍品啊!我是照信長大人你的描述…特別請人四處去尋找的!費了好大一番功夫呢!」

「那真是辛苦了。」

說這話的信長…其實一點誠意也沒有,因為他現在只想看這支簪子在光秀頭髮上的樣子。

「要不是信長大人您記得盒子的模樣…我想根本就是大海撈針啊!」

記得盒子的模樣?

聽到這句話的光秀…更加疑惑這簪子的由來!

只是此時不能開口詢問,讓他更顯得焦急。

「別只是看啊…戴上去吧!」信長話才剛說完…就將盒子裡的簪子取出…

帶上光秀盤高一半的髮髻上。

「果然…我當時看到在你頭上的簪子就是這支。」

啊?我頭髮上的…簪子?!

疑惑的看著信長…光秀不記得自己哪時帶過這東西,所以無法理解信長話裡的意思。

「忘了嗎?」笑問著…信長一邊拿過櫃子上的鏡台交給光秀;

「回想一下…我肯定這就是你戴過的那支!」

接過鏡台…光秀看著在自己右邊髮髻上的簪子…………

的確,有點熟悉…應該說…對於這把簪子在自己頭髮上的樣子有熟悉感,

尤其是在百合花下的那幾個水藍色墜子……

『水藍色墜子?!』光秀像是想到什麼,立刻將鏡台拿近!

『這是…水藍色桔梗!』

『該不會…難道是………』

「想到了嗎?光姬…這可是最適合你的簪子喔。」信長笑著撫著他的長髮…

對照著自己既迷惑卻又帶點感動的眼神…

此時光秀真的不知道應該生氣還是該感動…………

『這是自己當時在稻葉山表演能舞時…頭髮上的簪子!』

*     *     *     *     *

 

「您怎會知道…盒子長相?」

在信長將光秀帶離月島屋,坐上人力車準備回城時…光秀小聲的在信長耳邊問著。

「你當初表演結束…我看到你在台後整理儀容時,將那把簪子放進那個盒子。」

無事般的回答…但是卻突顯信長當時注視著自己的一舉一動。

「您不該只注意我的…那場宴會可是為了讓您跟濃姬正式見面啊!」

光秀嘆口氣…道三那場宴會的主要目的…是要作為之後聯姻的準備。

但是信長卻只注意到他簪子的盒子是什麼圖樣…

真是不知該稱讚信長細心還是心不在焉……

「那是道三送給你的吧?!」

「咦?」

面對信長突然的詢問…光秀一時間反應不過來!

「基本上你應該不會有那東西…那應該是道三要你跳那支能舞,特別找人做給你的吧!」

「我其實印象有點模糊了…但是應該是那樣……」

「那麼…那之後呢?」

「啊?」光秀不懂信長所謂那之後的意思。

「那之後啊!道三那老頭沒對你怎樣?」

說這話的信長…那個模樣…如果這不是自己的主公,明智光秀此時一定將他打飛老遠!

「道三大人不像您!」

別過頭去…此時光秀不想再跟信長說任何一句話!

「這樣子…還真像在大街上吵架的情侶啊!」

信長不顧四周的人群,大笑著說著!

而他身旁的光秀…只能紅著臉皺著眉…

心裡請求車伕快點將車子拉回城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