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4CATS/受君人權協會
關於部落格
戰國無雙回歸~~戰無4運轉中~
  • 472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7

    追蹤人氣

戰國無雙2──□百合花火03□──信長X光秀

「我會小心!信長大人您就不用費心…啊!」

在踩上最後一階梯…想說終於不必理會自己腳步蹣跚的光秀…

原本是想回個嘴…沒想到就在這時踩了空………

就當他認為自己會往下摔的那一剎那…

一隻手臂圈住他的腰,然後跌進信長溫暖的懷抱裡。

「我就說你不要這麼急啊。」

看著信長那張笑個很惡意的臉…光秀一直告訴自己那是主公…不能揍!

「如果連你都摔傷了,那今天那支舞就沒人跳…我會很失望的。」

邊說著,信長的吻又這樣順勢的壓下來…光秀此時真的只有狼狽可以形容自己吧。

「光秀大人……您們回來了?牡丹姑娘她…呃……」

聽到聲音的裕子,立刻起身將門打開…沒想到又成了妨礙者………

抬頭看著裕子的信長,眼神裡明顯寫著││不識相!

「裕子…那個…你剛說牡丹姑娘怎……」

為了化解尷尬的空氣,光秀只好故作鎮定…從信長懷裡站起來。

「她的腳還好嗎?需不需要我請宅裡的醫生去看一下…上次他開的扭傷藥很有用……」

「不用了!光秀大人,我可以走路了。」

從裕子身後,突然出現一個美麗的女子…用個清麗的聲音回答。

「牡丹?你怎會來這?」光秀疑惑問著。

「因為女官大人說她怕自己盤的髮髻不夠牢…希望我來幫忙,剛好我的腳也需要稍微走動一下…所以我就跟來了。」

「你們…雖然我這樣說很無理,但這是安土城的天守閣,是軍事要地啊!你們這樣子……」

拉好下擺,手稱著梯牆的光秀快被弄得暈眩…

堂堂一個織田家的天守閣,現在卻因為祭典的關係變的紀律鬆懈…像玄關走廊似的門戶大開。

「抱歉…因為我也答應今天要來見信長大人,所以…是說…信長大人沒跟您一起回來?」

沒見過對方長相的花魁牡丹…完全不知道眼前這個摟著光秀的男人就是織田信長。

「那個…牡丹…信長大人他……」

「你就是牡丹花魁?還不錯嘛…光秀你在風雅這方面…看樣子還滿有一套的。」

「信長大人…您這是稱讚還是挖苦我?」

「你說呢?」光秀直視著…那對泛著紫光的黑朣帶著些許的不悅。

但是無論是他高興表情…還是現在這生氣的樣子,信長都覺得非常喜愛!

就像是天空的雲彩一樣…不管如何變化都令人摸不著…卻也令人感到新鮮……

「這位就是信長大人?抱歉!牡丹失禮了……」

知道自己非常失態的牡丹,立刻在走廊行了大禮。

「不用太在意,你是光秀的客人…我不會為難你。」

聽到信長善意的回答,牡丹立刻綻出笑顏。

「那…請光秀大人進來讓我幫您盤頭髮吧!」

「咦?」

「您不是要代替我跳『葵之上‧陰之鬼』?那支舞要到最後才能把髮散下來…所以它的包頭盤法…」

「等等…牡丹你說什麼?你本來就是要跳『葵之上‧陰之鬼』?啊…」

聽到牡丹說出那隻能舞的名字…光秀驚訝到險失足從樓梯跌下去!

還好站在光秀背後的信長邊提醒一邊將光秀扶住。

「我不是說要小心點!」

但是被扶住的光秀不但沒道謝,反而皺著眉向後瞪了一眼

「信長大人!」

「啥事?」

「這是怎麼回事?我記得牡丹原本要跳的不是這支舞?」

「嘛…是這樣嗎?」雙手在胸前交疊…信長別過頭裝傻……

「是信長大人…託人帶信要我改曲目的…而且要我上台之前來見他一面……」

一臉無辜,完全搞不懂狀況的牡丹…只能說出實情…雖然覺得這樣好像會激怒信長……

「信長大人………」聽到牡丹的回答…光秀更覺得這件事有問題。

「怎樣?你難道想審問我嗎?」偏頭看著光秀,信長嘴角笑著…一附完全不以為意的模樣。

「不…屬下不敢!」知道信長沒有解釋意思的光秀…踱步的走上台階!

「就隨您高興好了!」光秀在進門前…很不愉快的對信長烙下這句話。

*     *     *     *     *

 

「光秀大人…您在生氣嗎?」一邊幫光秀盤著頭髮,一邊對這個空間裡的僵硬空氣感到不安的牡丹…

在光秀耳邊輕問著。

「很明顯嗎?抱歉…我不是針對你們……」

鏡中光秀那張美麗的容貌顯的很冰冷,就像是面具一樣的毫無表情。

「我是不知道您跟信長大人怎麼…但是我想信長大人並不想讓您生氣的……」

從光秀剛才氣憤的走進天守閣的頂樓…原本應該隨後進來的信長卻沒有踏進這…

反而是走去反方向的陽台這個舉動,牡丹可以感覺到信長很在意光秀生氣…

所以刻意避開…

「…牡丹…你今天真的不能跳嗎?」

沒有回應牡丹的勸,光秀最在意的是自己要上去跳那支舞這件事。

「雖然可以走路…如果是別支舞我應該可以,但是那支舞後頭的那個旋轉踏步…以我現在的腳來說不太可能……」

「如果不是那支舞就可以了對吧?」

「但是…我覺得信長大人好像很想看那支舞…不然他不會要求我換曲目…」

「……這才是我生氣的地方,那支舞對女性而言太困難了!你剛才不也是練習時扭傷嗎?我總覺得信長大人根本就是打算要捉弄我………」

光秀現在已經完全認為即使是牡丹扭傷都在信長的算計內!但是他卻忘記一件事情……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信長大人不需要召見我吧?」

「咦?」對於牡丹的回答…光秀突然想是想到什麼。

「他說在我上台之前…要拿一個東西給我…要我過來見他。」

「拿東西給你?」

疑惑著…然後光秀看向他手中那個木盒………

難道…是這個?

 

是這支簪子?!

 

原本信長是要將這支簪子交給牡丹?!

抓起木盒…光秀不顧自己被盤到一半凌亂的頭髮…站起身往陽台方向走去…

「信長大人…」光秀面對著信長望下城樓的背影…輕聲喊著。

「啊?」聽到光秀的聲音,信長只是微將頭向後轉,沒有回過身的意思。

但是在他看到光秀那個凌亂的模樣,馬上向前將光秀的頭髮上的結解開!

「你這是什麼樣子?想來向我示威嗎?」

「這個簪子…您原本是要用來幹麻的?」光秀沒有回答信長,因為他現在只想證明自己的想法……

「我只是想回憶一下那支舞…不行嗎?」

聽到信長的回答…光秀突然覺得很羞愧。

「對不起…」

「你跟我道什麼歉?即使你這麼說我也不會答應你臨陣脫逃…今天我非看到那支舞……」

信長話還沒說完,就突然被光秀撲上來力道打斷。

「對不起…信長……」

光秀將臉整個埋在信長懷裡…因為他不想被對方看到自己現在的表情……

即使平常信長會刻意戲弄他…但是他也不該發生什麼就覺得自己在被捉弄!

信長根本只是想要將簪子交給牡丹,想看牡丹重現當時的那隻能舞而已。

只是發生了些意外…結果變成自己要上場……

信長是真的在期待看到哪支舞…而不是帶著羞辱的意思。

就像寧寧說的…就是因為不夠肯定自己…所以才會老是感覺被欺負……

「光秀…你這樣子是想考驗我的耐性嗎?」

低頭看著光秀在自己懷裡的模樣,要不是隔壁還有人在…信長實在很想就在這佔有他!

「……請讓我跳完舞再說……」很小聲的…光秀用著羞靦的語氣說著。

聽到光秀的回答,信長有點驚訝,但是卻又忍不住露出愉快的笑意。

「雖然我沒什麼耐心…不過今天我會想辦法忍耐一下。」

說著…信長撫著披掛在自己肩上黑髮,親吻在頰邊那細緻觸感的頭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